头条新闻

雷锋精神手抄报,百龙天梯,腾讯qq-梦想126-南大梦想平台

提示:本文较长,阅览需30分钟左右。

本文中的醇亲王府第(南府)与花园的老相片,绝大部分来自光绪十四年(1888年)的《醇亲王奕譞及其府第》这部相册,为清末闻名华人摄影师梁时泰摄影并出书,共收入相片六十张,其间人物照七张,修建现象照五十三张,现在保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。

自从相片发布以来,曾被广泛引证,可因为年代久远,有关修建现象的老相片,部分虽有文字符号,但大多方位告知不清,引起了许多的误解,本文将对这五十三张修建现象的老相片逐个进行剖析,以供咱们参阅。

相册封面

一、老相片中的醇王一家人

第一代醇亲王叫爱新觉罗·奕譞,生于道光二十年九月二十一日(1840年10月16日),卒于光绪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(1891年1月1日),是道光皇帝的第七子,母亲为庄顺皇贵妃乌雅氏。他是咸丰的异母弟,光绪的生父,宣统的祖父,于道光三十年(1850年)被封为醇郡王;咸丰九年(1859年)分府出宫,入住和平湖醇王府(南府);咸丰十一年(1861年)参与辛酉政变,鼎力支持慈禧太后,晋封亲王。

醇亲王奕譞

同治十三年十二月(1875年1月),其子载湉被立为帝,是为光绪,奕譞又被加封亲王世袭罔替,也便是俗语说的铁帽子王;光绪五年(1879年)被赐食亲王双俸;光绪十年(1884年)掌理军机处;十一年(1885年),总理水兵业务衙门,掌管洋务运动;十五年(1889年)下半年,由和平湖醇王府迁入什刹海醇王府(北府);十六年十一月(1891年1月1日),薨于藩邸,时年51岁,谥号醇贤亲王。

醇亲王奕譞与随从

奕譞的嫡福晋是慈禧太后的亲妹妹,两人育有四子一女。

醇亲王奕譞与嫡福晋叶赫那拉氏

可是,只要二儿子载湉活了下来,也便是后来的光绪帝,因而奕譞薨后,定称号为皇帝本生考,配享太庙。

光绪帝

奕譞除了嫡福晋外,还有三位侧福晋,其间刘佳氏(名翠妍)生了载沣。

刘佳氏

因为前面的四位嫡子或继位为帝,或许早殇,醇亲王的爵位就由身为庶子的第五子载沣秉承了。

第二代醇亲王载沣

为了拉拢醇王府,慈禧又将亲信重臣荣禄的女儿(瓜尔佳氏·幼兰)许配给了载沣做嫡福晋。

载沣、瓜尔佳氏配偶与两位母亲合影

光绪三十四年冬,慈禧太后临终前指定载沣与瓜尔佳氏的长子溥仪为光绪崩后的新君,这便是清朝末代皇帝宣统。此刻,因为溥仪登基即位,奕譞又被定称号为皇帝本生祖考。

年少溥仪

二、老相片中的醇王府(南府)

和平湖醇亲王府(南府)分为东中西三路外加西花园。此为中路的正门,面阔五间,歇山顶,前有两尊石狮子。清朝时,王府的正门大都不临街,前面是一个院子,只要左右阿斯门可供收支,因为院中有石狮子,故又称狮子院。

正门

王府的正殿也称银安殿,醇亲王北府的银安殿面阔五间,在规制上只适当于郡王府,大大低于亲王府的等级。应该是初封醇郡王时的修建,但晋封亲王后,并未再加以改建,从这儿也可以看出醇亲王的谨言慎行,连亲王府的规制都不管了,宁肯自贬,也要免除慈禧太后无端的猜疑。

正殿

银安殿只要年节等重大礼仪举办时才敞开,素日里王爷并不来此。殿内摆设有须弥座彩绘地平,前出踏跺,左右两边也有台阶。地平后边是屏风,屏风前为宝座,宝座两边摆设装有亲王册宝的宝盝,以及灯架。

正殿内景

这张相片注释为神殿南面,可是这修建却不是神殿,而是银安殿与神殿之间的小宫门,也称寝门,因为神殿即寝殿。摄影角度为从神殿院内的西北向东南,因而看到的是小宫门北面。神杆又称索伦杆,为满族祭天所用。木杆下端镶在夹杆石中,上端有一个碗状的锡斗,里边放上碎米和切碎的猪内脏,供神鸦(也便是乌鸦)享受,因为传说它曾救过满人的先人。

小宫门后部

神殿效法紫禁城内举办萨满祭神、祭天典礼的坤宁宫,神殿的正门也与坤宁宫类似乎,是在东次间设的两扇板门,窗户仍保存关外的遗风,用高丽纸糊着。在殿前东南竖有神杆,可看前面一张相片。

神殿

这张相片注明佛堂、祠堂,奕譞第七子载涛在《清末贵族之日子》一文中说:『神殿后院为遗念殿,专供奉先帝、后曾穿戴之衣帽等物。……此外则佛堂、祠堂皆在此院内。』

佛堂、祠堂

王府西路是府中人员的首要寓居之所,奕譞的书房兼客厅『九思堂』之名为咸丰帝御书亲赐,他也自号『九思堂主人』,其诗集名为《九思堂诗稿》。所谓『九思』语出《论语·季氏第十六》『孔子曰:正人有九思: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。』

九思堂

这张相片中的修建物被标为任真堂,其效果是府中的会客处,醇王府迁到什刹海后,北府里也有同名的任真堂,但不再是会客室,而改为了溥杰、溥任等读书的小书房。

任真堂

这张相片标示清荫斋的西厢房为皇帝的故居,也便是说光绪帝幼时曾住在此处,是整个府第里是最显贵的当地。

清荫斋

可是溥杰先生在《回想醇亲王府的日子》一文中明晰提到:『光绪生于和平湖醇王府内槐荫斋』,并在《溥杰自传》中言:『光绪九年(1883年)正月初五日,父亲载沣生于北京宣武门内和平湖醇贤亲王府清荫斋西厢房内。』溥任先生在《醇王府沿革事略》中也说『载湉出生于和平湖醇王府的槐荫斋』。按常理来说,假如光绪帝载湉从前住过清荫斋西厢房,那么他继位后,这间房必定不能再有人住,奕譞的妾氏怎样能在皇帝的故居产子呢?这简直便是大不敬啊!并且溥杰、溥任身为末代皇弟,服侍父亲载沣多年,耳提面命,自家的工作言之凿凿,似不会记错。

第二代醇亲王载沣与子女合影

奕譞的启蒙教师朱凤标,生于嘉庆五年(1800年),逝于同治十二年(1873年),字桐轩,浙江萧山人,为三朝元老五部尚书,卒后追赠太子太保衔,谥文端。朱凤标第一次到上书房,给六岁的皇七子授读在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。奕譞曾自述:『余自幼迄长,与师相依,如负冬日,不行暂离;又如行山崖,傍深渊,不敢旁移跬步。』对恩师的爱情至深。朱凤标逝世后,奕譞将早年经师傅修改的诗稿汇刻一册以示留念,一起特在府中建了朱文端公祠,里边绘像以祀。不过,这张相片尽管有注释,但祠为留念之所,理应庄严严肃,而这座方亭应是花园中的修建。或许,后边的排房或许是朱文端公祠也未可知。

三、老相片中的适园修建

这本相册中有许多花园的相片,经过相片上的注释,咱们可以知道,其间一个花园名叫『适园』,但此园并不在王府内。据奕譞在《九思堂诗稿续编·卷四》所记:『衍圣公第西北,某宦旧园一区,结构颇雅,惜曲折易主,日就荒芜。西院与某废宅毗邻,瓦砾荆榛,无干预者。余偶经此地,爰而购之,葺为别墅。可是未有名也,兹于颓垣下拾得断石,刻「适园说」数语,其昔之园主人所著者欤?爰嵌石于东楼下叠石间,为是园名而记以诗。』

适园

历史上,太仆寺街衍圣公第的西北,曾是郑亲王济尔哈朗第四子公巴尔堪的宅子,在乾隆京师全图上可以看到,其时由巴尔堪的孙子辅国公奇通阿(后秉承王爵)寓居。同治三年(1864年),奇通阿的曾孙承志袭郑亲王爵后仍然住在这儿(因为其时大木仓郑亲王府为钟郡王奕诒所居),直到同治十年(1871年)钟郡王奕诒身后,才搬回郑亲王府,此处遂空置。

乾隆京师全图·部分

到了光绪初期,醇亲王府成了潜龙邸,『世宗(雍正)以潜邸升为宫廷,高宗(乾隆)谕后代有自籓邸绍承大统者,运用其例』,不行再被人寓居。因而,醇亲王需求另择府第,不过,清代的王公府第不归于私家工业,都是由内务府所分配。尽管朝廷一时没有适宜的王府给醇亲王作新府,但馓子胡同这处宅子或许仍是宫里拨交给醇亲王的,以示荣宠。可这处当地究竟太小,所以,周边的宅子仍旧需求奕譞自行购买,以建『适园』。其规模如上图黄线所标,西边紧靠西单北大街,北邻灵境胡同,东抵以背向阴胡同,南界馓子胡同(今为东槐里胡同)。在一张下限为1887年的《北京全图》上,此处直接标为『醇王花园』,可兹证明。

北京全图·部分

『适园』大约建成于光绪五年(1879年),奕譞其时曾请他的六兄恭亲王来园中喝酒、游赏,并请他为园中最首要的一栋修建题额,因为醇亲王其时正好四十岁,故而奕䜣题了『颐寿』二字。

恭亲王奕䜣

颐寿堂内由落地罩、栏杆挂檐、裙墙槛窗等围成上下两层的凹字形仙楼,下面一层明间面南,中置紫檀木方桌和靠背椅,东西次间两柱地平上设栏,整个室内颇显豪华。堂内还高悬同治皇帝亲赐醇亲王的『宣赞七德』匾额。

颐寿堂内景

晚清的王公贵族大都爱戏,奕譞也不破例,他在颐寿堂西梢间特意搭了一座面东的室内小戏台。周明泰在《道咸以来梨园系年小录》中还记载了醇亲王养戏班的事:『醇贤亲王为清德宗生父,以孝钦后赐帑立小恩荣科班,专习弋腔,偶演昆曲。王有圈地,多在直隶高阳县境内,科班中童伶即取其地丁家子弟充之。时王公大臣不得入戏馆听戏,故王府巨第多自养戏班以相文娱,除在邸中演唱而外,有时亦在外间戏馆出演。王卒后戏班中止,其伶人散归故土,教授子弟与本地梆子班相混合,此高阳土班能演昆弋所由来也。』

颐寿堂戏台

颐寿堂东梢间面西,装饰出一个两层的阁楼,极为精美,是为观戏之所。

颐寿堂观戏处

颐寿堂是一组修建,除了正堂之外,它的后边还连有西楼。楼为上下两层,前出廊,门上挂有门帘,窗户分上下两层,下窗装置有大玻璃,上窗饰冰裂纹。右边二层墙上开有什锦窗,一层墙上则是花瓶状门洞,以便利进出。

颐寿堂后西楼

这张相片注释为颐寿堂后东楼,但看上去更像是花园中的空中连廊,为假山树木所盘绕,而不是楼的形制。奕譞曾将刻有『适园说』的断石,嵌在了东楼下的叠石间,仅仅摄影时离得远,无法从相片上辨认了。

颐寿堂后东楼

恭亲王奕䜣还作诗一首以贺,醇亲王也赋答一首,其间一句写道:『自愧挥毫题绿野,谁曾解组握青筠。』这儿的绿野,指的便是此处绿埜(野)草堂,匾额上的这四个字为奕譞亲身题写。

绿埜草堂

据民国时期陈宗蕃先生所编《燕都丛考》一书记载,中堂李鸿章和贝子奕谟(号心泉)曾受醇亲王之邀,前来游赏,李还写下《丁亥春日醇邸召游适园诗》,从诗注中可知,园中匾额多半都是心泉贝子所题,可见适园刚建成的时分,奕谟就已来过。陈宗藩尽管将适园与南府的西花园搞混,但所录此诗最可名贵的,便是提及了花园中十余处修建现象的姓名,正可与梁时泰相册中的这些老相片对看、详核,因而颇有价值。

燕都丛考

李鸿章游适园为丁亥年春日,也便是光绪十三年(公元1887年)春,这个年份也正是前面标有醇王花园那张地图的下限,看来冥冥中自有偶然呀。

为了行文便利,这儿先把触及『适园』内相关现象的诗句摘抄如下,括号内为李鸿章的诗注:

追陪竟日夕,暂欲忘簪裾。同游得汝阳(心泉贝子),久擅群公誉。

捷句争欧梅,妙墨兼褚虞。凌云标巨榜,逐个皆染濡(园中匾额多半皆贝子笔)。

中开颐寿堂,独表东平书(颐寿堂名为恭邸题)。宣赞高七德(宣赞七德毅皇帝赐额),福禄应九如。

东西列层楼(东楼西楼),雅称仙人居。窗前万竿竹(竹林),不羡洋州腴。

流觞有曲水(修禊亭),名迹连秦吴。导来凤尾泉,激同龙首渠。

小试神禹功,即此见凿疏。会看挽银河,洗甲登昌闾。

上探星宿源(问源亭),万派咸东趋。风月更双清(风月双清楼),如水明阶除。

足佐今夕谈,不待终古储。何事顾长康,残余生太虚。

落落抚长松(抚松草堂),凡卉皆芟锄。但存正派意,自有神明扶。

空山邃古春,酝酿冰雪敷。筑馆名寒香(寒香馆),岁暮还相於。

春秋佳日多,云霞凭写摅(绚春、沁秋、梯云、揽霞并园中额名)。旁入罨画轩(罨画轩),花绮而石癯。

别寻小幽趣(小幽趣处),逸韵追髯苏。入室得退庵(退庵),默坐万缘祛。

神州在一室,舒巷常有余。时复喜晋人,壮语怀司徒。

既拟逸少亭,更作渊明庐(陶庐)。二人皆人豪,何止达士模。

颐寿堂的相片前面已有介绍,竹林于相片中未见,此两处略过,下面按次序选取被诗注所标明晰现象的相关诗句和相片相对看。

1、流觞有曲水(修禊亭),名迹连秦吴。

修禊亭

『禊事』为古代一种习俗,是阴历三月上旬巳日到水边嬉戏,禳灾祈福的一种活动。祓楔典礼后,咱们坐在水渠两旁,在上放逐置酒杯,任其顺流而下,杯停在谁的面前,谁即取饮,互相相乐,称作『曲水流觞』。曲水流觞被历代造园家喜爱,不单醇王,便是恭亲王府的萃锦园中,也建有流杯亭,大都是仿效王羲之与孙绰等名士团聚兰亭时,一觞一咏,寄予着远离尘世、隐逸山水之间的情怀。

2、上探星宿源(问源亭),万派咸东趋。

问源亭

适园的面积有限,周围也没有便利引水的河道,因而不太或许存在着大规模的水面,但园中若无水,则缺了情味,因而,哪怕是很小的一池水,也是园中不行少的景色。问源亭,就建在了这小小的一方水池之上。

3、风月更双清(风月双清楼),如水明阶除。

风月双清楼

此楼面阔三间,上下两层,卷棚硬山顶,屋前出廊,一侧有斜廊相连,周围遍植花木。醇王在赋答恭王的诗中有一句『凭眺终输视野新』,注为『园虽有楼不如鉴园楼之望远』。鉴园即恭亲王在小翔凤胡同所建别邸,又称止园。醇王诗注所言园中楼,或许便是指的风月双清楼。

4、落落抚长松(抚松草堂),凡卉皆芟锄。但存正派意,自有神明扶。

抚松草堂

此处尽管名为草堂,实践房上并无草顶,而是卷棚硬山顶的修建,前面有一间勾连搭的小抱厦。园中到是种满了花草,盆栽中的花卉更是盛放正其时。

5、空山邃古春,酝酿冰雪敷。筑馆名寒香(寒香馆),岁暮还相於。

寒香馆

寒香馆面阔三间,前出廊,坐落在一层高台之上,园中所种之树如同金桂。风趣的是,在几个空着的树坑中,形似PS上了一些花草。

6、春秋佳日多,云霞凭写摅(绚春、沁秋、梯云、揽霞并园中额名)。

沁秋

『沁秋』这张相片上补白着『池上小屋』。假如和前面『问源亭』对看,可以发现两张相片中的水池、池上栏杆、以及二层台上的栏板都相同。故而,这『沁秋小屋』和『问源亭』是在同一方水池对面的方位。这张『沁秋小屋』便是站在『问源亭』的方位所拍,当然,前面那张『问源亭』也是站在『沁秋小屋』拍的。

梯云

『梯云』建于假山之上,旁有斜廊相通,有一细巧的圆亭正在其旁,四周生气勃勃,草木茂盛,是个幽静的好去处。

7、旁入罨画轩(罨画轩),花绮而石癯。

罨画轩

罨画意为色彩鲜明的绘画,这儿或是醇王作画之处。一溜方框屉心嵌玻璃隔扇门,明间门上有帘架,下挂门帘。院中有一木桶很是突兀,想来和宫里的吉利缸类似,内里盛满清水,一旦院中出现火情,即可就近取水救活,起到消防的效果。

这张相片注释为罨画轩旁楼廊,廊是没错,楼却未必。并且,这处院子和上一张相片对照,显着比罨画轩的要大许多,并且近处的敞轩也比罨画轩前的某处修建的抱厦要宽得多。因而,必定是梁时泰搞混了,这儿和罨画轩没关联系。这廊沿墙而建,有上下两层,每层都上有倒挂楣子,下有坐凳栏杆。二层墙上开什锦窗,一层墙上有一花瓶形门洞。这门洞、什锦窗与前面颐寿堂后西楼周围墙上的什锦窗、门洞何其类似?我估测,从这儿曩昔,正是颐寿堂后西楼。

8、别寻小幽趣(小幽趣处),逸韵追髯苏。

小幽趣处

一般看到『小幽趣处』这个姓名,很天然的会联想到常建《题破山寺后禅院》的名句『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』。不过,我认为,在此处似乎是取典于宋太宗赵光义的《缘识》,诗中言『正人怀幽趣,谦恭礼乐才』,待人谦和,循循然尊礼乐而行,正是奕譞的描写。

9、入室得退庵(退庵),默坐万缘祛。

退庵

奕譞号退潜主人,这间退庵,应该便是取谦退之意,是他处处寻求一尘不染之道的反映。仔细观看这张相片中右手的修建,如沿墙的二层廊、二层不开窗的白墙、二层栏杆的款式、二层所挂檐板图画、以及地上弯曲状的石径等,与上一张相片的匹配度很高,应为同一组或接近修建的或许性很大。

退庵

《故宫收藏人物相片荟萃》中曾注销一幅光绪八年(1882年)退庵的相片,此刻据适园建成仅两三年的时刻。退庵前廊下自左向右分别为醇亲王侧福晋刘佳氏(第二代醇亲王载沣生母)、醇亲王奕譞、寿庄公主(道光第九女,奕譞同母妹)、XX、醇王福晋叶赫那拉氏、XX。奕譞《九思堂诗稿续编》卷四收有《邀九妹游适园即席得句》诗,诗云:『巳爽莲塘约,犹存菊径秋。竹筛当槛曰。人误对山楼。轮奂符遗迹,琴樽伴此游。尖叉续美谈,咏絮句应留。』

10、既拟逸少亭,更作渊明庐(陶庐)。

陶庐

陶庐之名来自陶渊明《读山海经》诗之一:『孟夏草木长,绕屋树扶疏。众鸟欣有托,吾亦爱吾庐。』后来,『陶庐』就成了田园隐居之所的代称。唐白居易《自题小草亭》诗中就说:『陶庐闻自爱,颜巷陋谁知?』奕譞将此处命名为『陶庐』,其意不问可知。至于前半句,尽管没有注释,但王羲之字逸少,想来当是指的『修禊亭』。

四、老相片中醇王府(南府)西花园的修建

据溥杰先生《回想醇亲王府的日子》一文,奕譞为了表明在政治上没有任何野心,曾作了一首诗『勉励唯崇约,修身务退。己情非力省,物理固周知。爵秩荣叨忝,豪华念易滋。铸颜期寡过,不疚发予私。』在诗前小序中说:『西园新室自额之曰退省斋』。由此可知,退省斋是在南府的西花园内。溥杰的弟弟溥任先生在《醇王府沿革事略》中也直言『退省斋是府内花园中我祖父的书斋,为读书写作之所』。

退省斋

此外,北洋政府众议院议长王揖唐曾作《召集和平湖醇王旧邸看花诗》,原注中言『揖唐曾借府第为校园,玉照亭在府西园。』惋惜,这批有标示文字的老相片中并无玉照亭。

王揖唐

这张相片尽管没有标示文字,可是,从花圃可以看到府(园)墙外巨大的城墙,可见这两处相距并不是太悠远。

花圃

对照一下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所绘地图,间隔摄影的下限1888年很近,仅隔了十二年的时刻,当可充沛反映出那时的状况。从地图上看,王府的西墙与内城的西城墙适当近。

京师九城全图·部分

咱们再看一下扩大的相片部分,白线所框为府(园)墙,红线所框为内城的城墙。其间,矮小的为城墙顶部内侧的女墙,凸出来的是城墙顶部外侧的城垛。

花圃部分

按理来说,在城墙的内侧,是无法看到城墙外侧的城垛。但走运的是,瑞典学者喜仁龙当年曾实测过北京城墙,使咱们得知平则门(阜成门)与谯楼间城墙顶部存在高差,外侧高10.45米,内侧高9.40米,简直相差1米。所以,从摄影的方位可以看到内城西城墙顶部外侧的城垛,证明这张相片所出现的正是王府西花园中的花圃。

《北京的城墙和城门》插图

据《北京当地志·景物图志丛书·王府》一书载,醇王府南府『西部花园引和平湖水入园,并建有亭、榭、船坞等』,可知园中有面积不小的水面。老地图可证引水的状况,因而,在余下的相片中,这十二张有水面以及引水道的,归于西花园修建和现象的或许性便很大。

北京地里全图·部分

就槐亭下有修葺整齐的引水道。

就槐亭

这水道与故宫里边内金水河的河道有几分类似,当然没有故宫的河道那么巨大上啦。

故宫文华殿西侧河道·四库全叔摄影

奥如亭下修葺整齐的引水道,与就槐亭前的完全相同。

奥如亭

憇亭下修葺整齐的引水道,尽管相片有些过曝,但仍然可以看得出来。

憇亭

月照水池是个船型修建,但水面很小,周围所砌的护墙却与引水道差不多,但更漂亮一些。

月照水池

跨于园内河上的木桥和桥中心的鱼乐亭。这或许便是李鸿章诗中所言『俯檐弄嘉禽,出沼窥文鱼』之处吧。

鱼乐亭

景周轩前的水面细长,有小桥连通两岸,轩前有条小舟,上有两个撑船人,似是随时等着主人前来。

景周轩

这座名鉴朗的敞轩直接立于水上,正是凭栏观景的好去处,水中还有一艘小型画舫。

鉴朗

绿杨城郭为墙垛城门状修建,远景是一处水面的部分,两岸的狭隘处,搭板为桥,一派天然现象。

绿杨城郭

小江乡之意或许是江南水乡的缩小版吧?

小江乡

红香吟馆前为一片水塘,里边有许多的荷叶,岸上草木茂盛。

红香吟馆

北山亭这张尽管有些看不明晰,但能显着看到近景的那些荷叶,可见亭阶下也是一片水面。

北山亭

这张相片没有文字标示,可是仔细观察相片,可发现近景也是一片水面,仅仅被一层植物掩盖住了。

旷如轩看骑射处,望文生义,应是府中子弟操练骑马射箭的当地。柳宗元在《永州龙兴寺东丘记》中言『游之适,大率有二,旷如也,奥如也,如斯罢了』,从称号上来看,这旷如轩与前面的奥如亭出典相同,词义对举,一开阔便骑射,一深曲可探幽,故也当为西花园中的一处修建。

旷如轩看骑射处

五、无法承认归属地址的修建

带有文字注释的两张相片,让咱们知道了睡房地点的修建之名,但和另两张无注释的相片相同,无法确知它们是在南府内,仍是在南府西花园内,或许是在适园。

熙春堂睡房

熙春堂睡房

续缘堂睡房

续缘堂睡房

无注释相片甲

无注释相片乙

下面五处,显然是花园中的修建,但不不知是在南府西花园内仍是在适园内。

朴庵虽不知详细在哪个花园内,但奕譞字朴庵,可见这是以醇亲王自己的字命名的,必定是处要紧的地点。

朴庵

枕流小室,室名出自《世说新语·排调》:南朝宋·刘义庆:『王曰:「流可枕,石可漱乎?」孙曰:「所以枕流,欲洗其耳;所以漱石,欲砺其齿。」』这儿是指隐居日子,应该也有着奕譞避祸的寄予。

枕流小室

由此石洞达枕流小室

由此石洞达枕流小室

无注释相片丙

无注释相片丁

上述这几处当地只能暂留惋惜,假如读者诸君有头绪或材料供给,可以承认这些当地,那实在是大好事,万望相告。

六、府第、花园的此生

跟着醇亲王奕譞搬入什刹海北府一年后逝世,『南府』后部仍为潜龙邸,前部被改为『醇贤亲王祠』。这张地图是1914年的,尽管去清未远,但只保存醇亲王祠作为标示。

北京地图·部分

民国年间,这儿又先后成为中华大学(后改民国大学)的校址。

北平市内外城分区地图·部分

20世纪50年代,这儿被中央音乐学院和北京第34中学运用。34中分得东路后半部分及中路的后罩楼,一向保存杰出,根本保持了原有的格式;校园腾退后,修复一新,现在这儿成为了西城区金融街少年宫。

醇亲王府东路现存修建·四库全叔摄影

中央音乐学院占有的部分,中路撤除了府门、正殿和东西配楼,建了一座奇丑无比的礼堂。

中央音乐学院礼堂·四库全叔摄影

中路的寝门(即小宫门)和神殿院中的修建保存了下来,但沦为了破破烂烂的住宅;

醇王府寝门前面·四库全叔摄影

西路古建拆改之处多有,仅存部分相貌;

西路现状·四库全叔摄影

西花园则被完全撤除,建起了教学楼。

『适园』在光绪末年被第二代醇亲王载沣送给他弟弟载洵做了『洵贝子府』;民国后,这儿成为孔教大学。后又成为东北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的私宅,并于西部办起了『福寿商场』,因火灾焚毁,改成了『暂时商场』。

北平市全图·部分

1949年后『暂时商场』改称『西单商场六厂』,1956年实施公私合营。1981年这儿盖起了西单商场的北楼。无论是『适园』仍是『洵贝子府』,旧有修建大都拆毁无存,如今只遗存一段府墙和府北部一些旧有的修建。

因为我见识有限,文中不免存在过错,还请读者诸君多多纠正,感谢!

相关文章